登錄站點

              用戶名

              密碼

              [藝術雜談] 他是齊白石的徒孫,卻批判其畫作過于媚俗,太逼真反而失去了本質

              2 已有 50 次閱讀   2022-08-13 19:12
               他是齊白石的徒孫,卻批判其畫作過于媚俗,太逼真反而失去了本質 

              要說當下哪位畫家最為的有爭議,無疑是前面提到的大師范曾了,范曾的確是近現代一等一的大師級畫家,他開創了“新古典主義”藝術的先河,確實藝術成就非常的高,但是爭議卻極其的巨大,讓許多同行對其感到了憎惡。

              范曾確實許多言論過于的狂妄了,曾大力的批判說宋朝之前的古畫都不值一提,那些畫家的畫法過于的單一,沒有任何值得學習的地方,為此自然是受到了極大的反響,許多人認為范曾確實是極其的狂妄,雖然藝術成就很高,但是并不代表你就是當世第一人了。

              為此就連范曾的老師李苦禪都曾指責自己的這位學生過于的狂妄,甚至都不認同這個學生了,很多人不知道的是范曾曾經甚至是批判過齊白石,說齊白石大師的畫作過于的媚俗,許多作品畫的太逼真,這樣的話反而失去了繪畫的本質。

              齊白石其實和范曾還是有一層特殊關系的,因為范曾的老師李苦禪就是齊白石,為此范曾可以說是齊白石的徒孫了,只能說范曾這個徒孫的確是與眾不同,居然敢批判自己的師祖了,在古代那可以說是大逆不道了。

              在曾經的一檔采訪節目中,大師范曾明確指出齊白石大師的繪畫技術其實算不上很高,而且畫法過于的媚俗,提出了許多范曾認為媚俗的理由。

              確實當時在業內和網絡引起了軒然大波,要知道齊白石那是什么人啊,那是絕對的近現代頂尖的大師,蜚聲國際的大藝術家,可是沒想到卻遭到了徒孫的批判。

              范曾說齊白石的畫只能算是中度階層的,真正的神韻其實是沒有畫出來的,關鍵齊白石過于的在意他的技法了,卻忽略了事物的根本,其實很多時候不用過于的在意事物的本質,要去追逐事物的內涵,這才是畫家最為需要的技術了。

              就拿齊白石的《蜻蜓》來說吧,我們將《蜻蜓》放大10倍后,確實是被其細節感到了震撼,但是其實錯也就錯在了過于的追求其細節和高度逼真了,這樣的話會讓這只《蜻蜓》失去了原本的神韻,也就是變得媚俗,從而真正忽略了繪畫的本色。

              說實話每一個藝術家都有自己獨特的創作風格,不能因為你喜歡這種創作方式就去指責別人的創作方式,這無疑是不對的,藝術應該是需要包容的,從而去進行優點的融合,最終創新出更加細膩的畫作方式。

              分享 舉報

              發表評論 評論 (2 個評論)



              室友把我j玩硬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