登錄站點

              用戶名

              密碼

              [名人軼事] “古今完人”王陽明的心酸:愛妻是石女,多年未生育

              3 已有 63 次閱讀   2022-08-13 15:25
               “古今完人”王陽明的心酸:愛妻是石女,多年未生育 

              《左傳》中曾說,立德、立功、立言,雖久不廢,此之謂不朽。

              儒家最高理想境界就是三不朽,古往今來能實現這三不朽的儒生,只有1人,他就是

              明朝心學家王陽明

              。

              平寧王叛亂,被皇帝封為新建伯,創建“知行合一”心學體系,將道德心靈秩序推到極致,一生有將近2萬多弟子,桃李滿天下。

              無論從哪個角度來看,王陽明都是成功的,只是,很少有人了解,王陽明有過一段悲傷的愛情往事。

              多年未生育,父母盼休妻

              17歲那年,洞房花燭夜,王陽明揭開妻子諸氏的面紗,諸氏嫵媚異常的面容,令他心悸,自他們13歲相識,就知道會有這么一天。

              諸氏出身官宦之家,是個如同王熙鳳一般的女人,對內持家有方,對外進退有度,王陽明愛她,更敬她,褚氏一招手,他唯恐回應得不及時,褚氏不高興了,他晚上必定為她洗腳。

              王陽明心中藏有遠大的抱負,總也閑不下來,28歲入仕后,就更加繁忙了,他不在家時,諸氏常在刺繡過后的間隙,望向門外,出神地吟誦。

              “上邪,我欲與君相知,長命無絕衰。山無棱,江水為竭。冬雷震震,夏雨雪。天地合,乃敢與君絕!

              嫁給王陽明十多年了,諸氏四處尋醫問藥,那些大夫總是很委婉地告訴她,夫人的身體,不適合生育。

              某一天,臨睡前,她眼睛直直地看著王陽明的眼睛,她僵硬地對王陽明說,我是天生的石女,王陽明一愣,而后擁她入懷,能不能生育又如何呢?我娶夫人,只為情意。

              可王陽明的父母,焦心極了,“不孝有三,無后為大”,王家不能無后啊。父母做好了萬全準備,筆墨紙硯擺在王陽明面前,只等王陽明的一紙休書。

              整整一夜,這對夫妻互訴衷腸,雞鳴時,他們心意已定,此生,決不分離。他們緩緩走向高堂,

              諸氏的淚水,無法抑制,王陽明撲通一聲,雙腿跪地。

              父母明了他們的決心,哎,我兒是癡情種,想辦法從表兄弟那過繼一個孩子吧。

              寧王綁架諸氏,王陽明千里救妻

              西北邊塞,北虜屯兵十萬,入侵居庸關,攻打大同,武宗問百官解邊塞之急的辦法,滿朝文武低頭沉默,肱骨老臣側目不言。

              唯有六品文官王陽明,越班啟奏,當朝口述《陳言邊務八目疏》。武宗命邊關將領按此行事,北虜急忙撤軍,邊塞恢復安定,王陽明一“言”成名。

              意圖謀反的寧王,用高官厚祿引誘王陽明,拉攏他做統兵大將軍,被王陽明一口回絕。君君臣臣、父父子子,王陽明不可能做違背正統、遭萬世唾棄的事。

              一計不成,又生一計,寧王找準了王陽明的軟肋--諸氏,當街擄走諸氏,跋山涉水將諸氏運到封地,囚禁于某處隱秘的軍營。

              寧王派人通知王陽明,若是不歸附,諸氏在男人窩里出了什么事,王家滿門蒙羞。王陽明氣不可遏,他是儒生,別人家的棗掉落到自家院里,他都不會碰,碰了就算偷。

              一個藩王,竟是江湖匪徒的行事作風。知道消息后,王陽明挑選最得意的5名弟子,日夜兼程,千里奔赴,躲避追殺,不管不顧地從京城,一路追到寧王封地南昌。

              王陽明不是身體孱弱的儒生,他自小習武,騎馬能百步穿楊,論拳腳劍術也是武功高手。但寧王手下都認識他,他不能出面,只能躲在一處住所,等著徒弟告知妻子的消息。

              十幾天以來,他輾轉反側,他想起妻子如花的臉龐,他害怕寧王撕破臉,他后悔當初態度太過剛強,他做好了最壞的打算。

              上蒼不負有情人,弟子們籌謀多日,終于找到諸氏,

              王陽明牽過諸氏的手,想仔細看她,又怕她多心,只道,人在就好,

              一行七人,策馬揚鞭回京,夫婦恩愛更甚從前。

              流放貴州,竟成永別

              王陽明入仕以來,從政之路相當坎坷,武宗倚重宦官劉瑾,劉瑾把持朝政,結黨營私,不顧生民安危,皇權幾乎名存實亡,王陽明一心匡扶社稷,試圖喚回武宗對朝政的關心,屢次公開對抗劉瑾。

              得罪了寧王和劉瑾的王陽明,被兩人聯手陷害,拼盡全力,勉強保住性命,官階貶至無品,流放到貴州,當一個被世人遺忘的龍場驛丞。

              諸氏痛哭流涕,自從夫君入朝為官,劉瑾想方設法折辱他,不知道經歷多少艱難險阻,從前雖然日子清苦,用的被褥還是出嫁那時置辦的,但好歹日子平平安安。

              現在,她不僅每日牽腸掛肚,更是大門不出、二門不邁,就怕再惹禍端,讓王陽明為她擔憂,如今王陽明被發配到天高地遠的地方,她心里有強烈的預感,這一次,只怕是永別了。

              但她忍下所有心緒,勸慰王陽明,“雖千萬人吾往矣”,昔日孔孟不得君主重視,依然堅持大道,如今到那清凈之地,才能好好做學問。

              王陽明背著諸氏為他準備的一大包錢財和衣物出發了,他何嘗不是萬般憂慮,夫妻同心,他知道諸氏害怕什么,可他無法對她做出任何承諾。

              他實在不知道何時能團聚,也沒有心力再去安慰諸氏,他在萬念俱灰中離開京城,不帶一絲留戀,沒有回頭多看一眼諸氏。

              到了龍場,王陽明悟道7日,霧里看花的心學,終于到達明凈澄澈的境界,他多想告訴諸氏,他的學生越來越多,他正用另一種方式匡扶社稷,他能想象諸氏得知后,那種欣喜又驕傲的姿態。

              可家中突然來信,他看完信后,猶如五雷轟頂,回家探親的諸氏,不慎落水去世,她的漁夫不知道她是誰,只能就地匆忙下葬。

              這些年,父母總勸他納妾,外界風言風語,私底下都知道諸氏不能生育,好幾次強行將美貌女子帶到他身邊。

              情竇初開時,他遇見了諸氏,二十多年,除了做學問,心里就只裝得諸氏一人,諸氏先去了,落水時,她該有多冷,自己現在連她的葬身之地都不知道。

              王陽明呆坐半日,無淚無語。

              3年后,王陽明離開貴州,第一件就是帶著當初營救諸氏的弟子,沿著江邊尋找,找到諸氏的墓,將其帶回故鄉。

              “無善無惡心之體,有善有惡意之動,知善知惡是良知,為善去惡是格物”

              王陽明創立心學,其核心是,終極真理不在宇宙或萬事萬物之中,而在人的心里,每個人心里都藏著一套真理,真理就是良知。

              王陽明聽從內心良知的聲音,他能明白,生育、名聲、生死,都不是愛情的本質,他堅守最純凈的愛情,直至最后時刻。

              “古今完人”王陽明,世間難得癡情種。

              分享 舉報

              發表評論 評論 (3 個評論)



              室友把我j玩硬了